张宗燧的学识和冤屈(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07日

       张宗绥, 中国科学院数学化学系成员, 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研究员, 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 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祖籍浙江省杭州市。 1915年6月1日生于上海, 1969年6月30日卒于北京。父亲张东荪,

著名哲学家、社会活动家, 母亲吴少红, 家境殷实。小时候住在上海的宗绥, 五岁上学, 渴望胜利。进入育才中学后, 受到戴铁军先生的启迪, 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表现出优异的学术能力。 1930年, 宗绥十五岁进入燕京大学物理系, 次年转入清华大学, 师从吴有训、赵忠尧等名师。 1934年进入清华研究院, 同年申请耿奖学金出国留学。 1935年, 物理专业只有一个名额。吴师建议宗绥改天文学专业。宗绥听从了他的吩咐。然而, 宗睢在数学和理论物理方面有着远大的抱负。当时欧洲的国际学术水平高于美国;于是他放弃了“美庚模式”, 次年报考了“英庚模式”的数学专业。 “数学专业的两个学生是徐宝如和张宗绥。1936年, 张宗绥就读于剑桥大学数学系, 师从著名统计物理学家R.H.福勒。两年内发表7篇论文, 获博士学位宗绥在“合作现象”领域, 尤其是“固溶体统计理论”方面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The Generalization of Bett's Order-Disorder Phase Transition Theory on Alloys》和《The Number of Configurations and Cooperative Phenomenon of a System》等优秀论文使他在国际理论物理界享有盛誉。 1938年, 福勒推荐宗隋到哥本哈根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工作, 由N. Bohr领导。在这所发起“哥本哈根学派”的机构中, 他有幸结识了狄拉克、泡利、罗森菲尔德、威克、莫勒、A.H.Wilson)等人。
       在这些现代物理学先驱的影响下, 张宗绥走入了量子理论研究的前沿。 1939年, 宗睢进入瑞士高等工学院, 在泡利身边工作, 撰写了他的第一篇关于量子理论的学术论文《包括介子在内的过程中方位角的依赖性》。玻尔研究所自由的学术氛围, 众多大师的指导与合作, 升华了他的学术水准;狄拉克方程的优美简洁和下午茶时无拘无束的讨论是他经常回忆的事情。瑞士的美好时光让他终生难忘。年幼的宗隋受到玻尔家人的照顾, 也受到玻尔本人的赏识。 1939 年 1 月, 玻尔在一封推荐信中写道:“在哥本哈根的六个月里,

张展示了极大的学术才华和品格……在穆勒教授的指导下, 他研究了核理论新发展中的各种问题, 尤其是β变态现象。张正在处理新的它展示了一种非常不寻常的复杂数学方法的水平, 也可以最彻底地理解它的物理内涵。
        “1939年秋, 欧洲形势严峻, 宗绥被中央大学聘为回国, 成为该校最年轻的教授。在重庆任教六年期间, 他继续从事研究工作。在量子场论和统计物理学方面, 在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American Journal of Chemical Physics等期刊上发表论文9篇, 为建立量子场论形式体系做出了突出贡献;代表作《标量介子的性质》、《δAμ/δxμ=0的量子电动力学》, 以及后来的《具有高阶导数的场论》等, 均被他接收。国际理论物理界的关注。1945年抗战胜利后,

经李约瑟推荐, 30岁的宗绥再次赴英国工作。 1946年至1947年, 他在剑桥完成了四篇高水平论文, 他提议在剑桥开设一门课程, 狄拉克支持他并安排他教授场论。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踏上剑桥论坛。鉴于统计物理合作现象理论的重要贡献和量子场论形式体系的建立, 宗绥在国际理论物理学界享有盛誉, 成为剑桥哲学学会会员, 并被列入美国《世界名人录》(1950 年版)。 1947年, 狄拉克推荐宗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进行短期研究。 1948年应邀在费城卡内基高等研究院任教;与此同时, 北大给他发了聘书, 当年秋天他回国在北大任教。回国后完成的《符合相对论的场论》一文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上。他在北京大学教授热力学和核物理, 并指导研究生。于民教授后来为中国国防科学做出了重大贡献, 是他的第一个研究生。由于擅长数学在物理中的应用, 自1951年起在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担任联合研究员, 期间与中国科学院化学系助理教授傅素然女士结婚。北京农业大学, 育有一子张洪庆。 1951年, “思想改造”和政治运动接踵而至, 宗绥受到父亲董荪的牵连, 成为北大批评的焦点。他不明白在美国发表学术论文是“不爱国”, 所以他一直在审稿, 但没有通过考试;许多虚假的言论刺伤了他的自尊心, 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傅素然女士离婚了。 1952年, 宗绥被北京师范大学开除。在师范大学的四年工作中,

宗绥教授了理论力学、热力学、统计物理、量子力学等主要课程。学校为理论物理的教学和研究水平做出了贡献。正值“反美亲苏”政治时代, 苏联专家来北京师范大学举办理论物理进修班, 学校安排宗绥为助教答疑解惑.但是宗绥却承认自己可以一个人承担所有的高级课程。无需打扰苏联专家;校方大怒, 非但不高兴中国有自信的人才, 反而戴上“傲慢”的帽子杀了他们。好在苏联专家很早就知道宗绥的学术水准, 对宗绥很尊重。他们不仅推荐宗绥开设深度选修课,

还请他指导学生的毕业论文。两人其实是精诚合作, 相得益彰。与此同时, 另一位著名的波兰理论物理学家英菲尔德也前来拜访宗隋。内野听到宗绥在师大任教, 大喊他在浪费人才。
        1956年底, 华罗庚在“走向科学”的口号下, 建议将宗绥调到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 任一级研究员、理论物理研究室主任。 . 1957年, 宗绥成为中国科学院数学化学系委员, 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来到数学所后, 宗绥很高兴有一个稳定的研究环境。他与包昆铎女士结婚, 生了第二个儿子张敏。在数学所工作期间,

宗绥重点研究“微扰扩展与色散关系分析”等课题, 发表论文20余篇。还与胡宁先生、朱宏远先生共同举办了量子场论研讨会, 培养了一批中国自己的粒子物理理论人才。宗绥求贤若渴, 中国场论的领军人物戴元本、侯博宇、朱重元都是当年他选拔的研究生。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 先生受到了极其不公平的对待。 1962年, 尼·玻尔之子、著名理论核物理学家玻尔(A. Bohr)来华讲学。宗隋在哥本哈根的时候, 阿玻尔还在上中学。两人年龄相仿, 私交甚好。阿玻尔见到宗隋, 随口问起中国是否实行了布票制度, 定量配给棉布。宗绥从不问家务, 不知道世间有账单, 便随口回答说没有。回到家后, 他从妻子口中得知真相, 但被他的话伤透了脑筋, 第二天就去酒店对阿玻尔进行了更正。这么一件小事, 其实是“勾结外国”的大罪。宗绥是一个学习严谨的完美主义者。他常说, 复杂的物质世界可以用理论物理的数学方程来表达。所以, 当我得知多年积累的研究笔记被家里偷走丢了的时候, 我心碎了, 从此睡不着觉, 身体也渐渐虚弱起来。无休止的挣扎和折磨让他无法忍受。一个极度自信的书生陷入极度的失望之中, 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自杀, 在五十四岁的时候结束了光荣而委屈的人生。他一生都在将自己提升到世界级水平, 但很少提及他的学术经历。他反对急功近利, 只认为平和的心态才能产生创意。他很有天赋, 但他相信熟能生巧, 因为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