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文元出狱的前前后后(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05日

       1996年1月, 姚文元刑满释放。他站在蹲了十多年的牢房里, 环顾四周, 对着房间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他缓缓脱下囚服, 穿上家人已经送来的新束腰外衣。守卫打开沉重的铁门。姚文渊对狱警说:“这么多年, 我麻烦你了。”狱警沉声道:“别客气, 回去好好想想, 以后不能再做那些坏事了。”姚文渊点点头, 继续道:“对, 对!”他在监狱里提着自己的东西, 跟着狱警来到监狱办公室, 办理了所有的出狱手续, 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 兴高采烈地朝大门走去。这时, 家人已经在门外接了他。
       在亲人的陪同下, 姚文元带着东西来到北京火车站, 买了一张回上海的火车票。这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曾经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出门在他面前喊, 现在在排队的人群中, 他放下了帽子戴在头上, 生怕有人认出他来。火车停在上海火车站, 姚文元下车看到妻子金英, 眼泪差点掉下来, 感叹道:“唉, 真是十年后的梦啊!”姚文元被捕现场 他是在接到通知在怀仁堂开会时被捕的。 1976年10月6日下午3点钟, 机要秘书郭木文将紧急通知送到他的办公桌前。信函内容如下: 根据华国锋同志的建议, 定于10月6日晚8时在怀仁堂二楼举行。政治局常委。主要议程: 1、复习《毛泽东文选》第五卷的校样; 2.研究毛泽东纪念堂平面图及中南海毛泽东故居保护措施。由于有些文件需要修改, 请姚文元同志参加会议。中共中央办公厅王东兴(署名)(署名) 1976年10月6日, 姚文元此时表示怀疑, 但不愿放弃升职的机会“常务委员会”。清除。他来到张春桥的住处, 知道张春桥也收到了会议的通知。姚文元怀疑这次会面是“鸿门宴”。他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 一向被尊为军师的张春桥却笑他太着急, 指着他当场说:“你怎么不能参加?现在你是不是常委, 十年前你是什么人?连中央都不是, 我在政治局工作这么多年, 事情一直在发展!然后, 张春桥竖起几根手指, 道:“这四个行得通吗?反正也得是奇数。”姚文元 得知江青没有被通知参加这次会议, 这才松了口气。在如此复杂而深思熟虑的情况下, 姚文元7点40分从家里开车到怀仁堂开会。姚文元是继张春桥、王洪文之后最后一个出席会议的。
       他被带到东走廊的休息室。这时, 中共中央安全局政委吴建华走进来, 向他宣读了中央决定。闻言,

他并没有像王宏文那样凶狠地冲向对方, 而是表现得从容不迫, 没有反抗, 没有争吵, 只有一句“走吧”。准备已久的特工,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 便带着姚文元出了大门。可以说, 林彪、江青这两个反革命集团审判的十名主犯中, 没有一个人具备姚文元的“防身术”,

也没有一个敢在法庭上公开自责。成功只是一种“工作责任”。在这一点上, 林彪这群枪手不用说, 就连在姚文元之前习惯玩笔的陈伯达, 现在也远远落后了。公诉人在法庭上指出:“……姚文元、张春桥、王洪文等人陷害、迫害陈丕贤、曹火球等, 目的是巩固他们在上海的篡权,

把上海变成他们的反击基地。 ——革命活动, 绝对不是工作职责, 是他们故意犯罪。”公诉人发言后, 法官问辩护律师, 还有什么要问被告的。姚文元的辩护人名叫韩学章, 是一位法律知识渊博的女律师。韩学章问姚文元:“你诬陷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曹迪秋同志为汉奸, 你是怎么跟张春桥交涉的?你是怎么决定的?”姚文元是一个“聪明人”。提出的问题是:“我没有专门和张春桥谈过曹迪秋的问题……我没有计划或专门要求他们在汉奸问题上做汉奸……我画了圈子, 但我做了不是故意要他们当叛徒,

肯定是要迫害他的, 但是说他是叛徒是不对的, 我会负责的。”玩文字的姚文元在这里用了几个很特别的度副词。在谈及与张春桥合谋迫害曹迪秋时, 他用了“我没有专门和张春桥谈过”。这里的“专业”二字值得研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他并不否认自己参与了对曹迪秋的迫害。他曾经谈过这个问题, 但没有具体谈过。没有蓄意迫害。在一般工作中, 你如何定罪他?还有一点, 他说他“没有迫害他的打算”, 这里用的“必须”也是很有分寸的。因为迫害已经是事实, 只是一个“圈子”,

是一般的工作问题, 也不是“一定要”自己动手, 所以罪名自然是不一样的。
       而最后, 他只承认“这件事是由它负责”。在原上海市委张春桥的控制下, 马天水等人拿着原上海市委常委通过的诬陷曹迪秋同志的所谓“审查报告”……上报前中央直接送北京给张春桥、姚文元等人, 由他们“审查”。只有按照定下的基调圈出修改后,

才能正式上报党中央。由此不难看出, 姚文元为自己辩护的再狡猾, 其迫害陈丕先、曹迪秋、参与反革命篡夺上海市委权力的罪行, 也不能无论如何都要避免。在狱中, 姚文元被特别法庭判处18年有期徒刑。入狱之后, 他没有像江青那样大惊小怪, 也没有像张春桥那样无言以对。他总是装作老实改造, 天天看报, 看书、写考察、自说自话, 要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划清界限。此外, 为了表现出积极的态度, 根据报纸上获得的信息, 他不断向监狱提出各种国家事务的建议, 并要求转达给中央政治局。最可笑的是, 当他在报纸上看到全国人民过着富足的生活, 家家户户吃饱喝足, 中国人吃米饭和面粉的时候, 过年了, 他向监狱提出这是不可接受的。再过几年就没有食物可以吃了, 所以你得有计划, 开一张票来限制它。请赶紧代我告诉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们, 提醒他们, 我们还是要努力工作, 吃饭要有计划, 不能这样开胃吃!在狱中, 姚文元也遇到了麻烦, 就是家里的财产纠纷。姚文元的父亲姚彭子病逝, 留下了一笔遗产。 1986年, 姚文元的母亲周文秀因继承姚彭子的遗产而闹得沸沸扬扬。此事终于通知了正在服刑的姚文元。这个时候姚文渊需要自由, 财产的事情他已经看透了, 于是写信给妻子, 动员她在这件事上向母亲让步。因为姚文元表现出灵活的态度。监狱里这桩闹得沸沸扬扬的家事终于平息了。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