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厍“干预”诗16首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1日

       1 雾霾时代的象征, 一棵树看不清另一棵, 两棵树都夹在世纪的茫然一朵花里, 迷失了另一朵, 两朵花儿都困在孤零零的冰洞里, 一扇窗又一扇窗在 阴霾的时代, 跨越距离是多么容易, 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叫不出对面的名字, 一栋楼来不及躲避另一栋迎面而来的楼房。 一栋楼变成了另一个人的仙境 一个人的视线, 另一个人最好的藏身之处 所以我失去了你, 你失去了他和他, 独自站在大面积缺乏能见度的高速公路上。 他的肺, 他浑浊的内心宇宙充满了残骸。 他在失去一切的高速公路上前行后退的形象, 已经成为雾霾时代留给后人的近乎难以捉摸的符号。 2016.122 雾霾时代的孩子们都是粉丝 玫瑰的孩子胸口藏着肺叶 两瓣会呼吸的粉玫瑰, 喜欢向世界传递像云雀一样童趣的声音 两瓣, 喘息的玫瑰也是玫瑰 爱读书唱歌, 睡觉时爱打呼噜 哦, 芬芳迷人的玫瑰 几乎光秃秃的, 颤抖的玫瑰2016.12.223 Water Panic 不能喝河水, 即使我还在 给妈妈打电话,

却不敢喝一口奶, 不能喝一口井, 好, 或者那个“离家井”好, 但是已经不能让我埋头, 不能喝雨水, 可以 不要面对天空, 关闭它。 眼睛、嘴巴、舌头都被神肆无忌惮地接纳了, 连露水都不能喝草叶, 连秋海棠和香花都不能喝, 不能沾染, 不能吸吮嘛, 我们买纯净水或深岩 焦虑的水 喝吧——总是喝吧, 难过的时候用什么来流泪就让鸭子感受水管, 让女孩对爱的种子感到不舒服,

让男孩继续哑巴, 让诗人绞尽脑汁找不出一行好水句, 让画家在焦灼中沾沾自喜, 画不出酣畅淋漓的江南水墨, 就去北方吧! 一株北方麦苗渴望你喂它一小口, 她的生命, 她的春天会活过来! 它活了过来! 2012.45 印象:城市商业中庭的大蝴蝶 秋日遇到的四只大蝴蝶, 有着不锈钢的凉光。 它们停留在城市商业中庭的立体绿化带上, 它们的翅膀与城市的欲望相对而对称。 欲下, 蝶上——欲从商厦溢出, 蔓延至淮海中路; 而蝴蝶已蓄势待发, 顺墙而立的玻璃幕墙将我的目光引向了城市狭窄的天空——抬头的那一刻恰到好处, 就是“碧霄”。 我找到了它们的切口——多亏了它们, 从屋顶落下的强光并没有打碎中庭的玻璃天花板和人们的脸。
        我的想象力也获得了有限的浮力, 踏进了电梯的肉体, 也肩并肩有一个有限的平衡间隙:“城市商业中庭的四只空心蝴蝶就是四个不锈钢村?” 小猪佩奇引人入胜,

俏皮的欢迎仪式, 爆笑的开胃菜——一只会飞的小猪佩奇真的能勾起你的胃口。 看, 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 他们轻松地绑架了大人。 事实上, 也许是这样——艺术家的黑色幽默不一定是黑色, 他们是否更擅长将黑色伪装成粉红色或其他一些华丽的颜色? 恐怕不再是艺术的本色消费时代, 粉猪飞翔的时代 2014.10.287, 或者哀悼法桐从自己的后窗一一跳下——每一片叶子都是他们毅然砸碎的玻璃 . 每一张都是遗书, 没有留下一个字。 每一片叶子都是火焰和灰烬, 每一片叶子都是那么干净。 诗人也跳了起来。 他在这个季节的落叶中, 像法桐一样冲破了命运的后窗, 提前告别了自己的人生。 他也化为灰烬, 但仍是一团火焰。 愿他受苦的灵魂被秋风洗涤。 2014.11.18 的爆炸并没有伤害到我。 万里之外爆炸的卫星照片上的热点在祖国的北方, 而我在美丽的江南。 尘埃外有千山万水。 它不能伤害我。 它爆炸并吞噬了年轻的消防员, 吞噬了十八岁的青年。 而我正在变老。 它不能再伤害我了。 它会爆炸并烧毁数千辆汽车。 车在我的车库里打瞌睡, 伤不到我, 爆炸, 天津话疼, 北京话疼外部新闻电脑, 电视, 手机微信我在江南, 但是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把心放在祖国的北方, 把它放在卫星照片上的燃烧点, 燃烧2015.8.139毕节。 还是诗篡改了悲剧 习惯了浪漫浪漫的诗 面对接踵而来的悲剧重回沉默 ——四个孩子, 来自另一个时空, 误入了一个让他们绝望的世界。 当他们发现这个世界不是他​​们好奇的传说时, 他们再也找不到衣柜了。 于是他们用了女巫赐予的毒药, 让她们穿上了衣服。 穿越神秘的时空穿越到他们来过的时空——诗歌和诗歌的魔力将悲剧从字面上篡改成童话甚至传说诗歌默默地送孩子们回到他们来过的美丽国度诗歌和雷声的无声低语翻滚着 2015.6.1310 世俱杯和茂盛诗歌今晚救了一个和中国人无关的逆转球, 我才发现我除了长长的、闷闷不乐的呼吸和长长的、令人不安的咆哮之外,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 在这个平庸的职业生涯中, 当石茂生在岛上感叹“暴鸟”真是妖孽的时候, 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一样差点喝了一口酒。 喷在情人的脸上, 两个胖老头似乎又闷又闷。 他们虽然早就玩不下去了, 但下意识地想挥挥手, 脱下自己臃肿的长袍。 两位老人精神抖擞,

却只能别​​人在狂奔, 仿佛逃逸的荷尔蒙还没有消散——明明过去无法谄媚, 仿佛未来还可以追随 2015.12.1311 苦难 诗歌, 还是苦难的历史 苦难来了, 诗歌颤抖,

诗歌伸出颤抖的触角却无法触及 淹没在洪水中的人生苦难再次降临。 诗依然无用, 既不能安抚死者, 也不能安抚生者。 活着的, 沉没在另一个时空的诗歌从来不受喜剧的青睐, 却常常从悲剧中抽出颤抖的触角。 向内生长的刺, 深深刺入良心和慈悲, 经历了太多的颤栗, 但显然还不够。 诗意担心的是, 在良心和慈悲的背后, 有一股随时会苏醒的怒火。 2015.6.212 除夕。 唯有年轻人满怀热情涌向外滩, 仿佛离新年最近, 离梦想不远——城市灯光秀召唤的正是年轻的心灵——这个世界的美好本应如此, 但 不可接受的灾难刚刚发生 美与美之间存在一定的差距——撒旦是不是在这狭小的差距里埋下恶作剧的种子? 当跨年懒惰的中年人轻松站在2015的岸边时, 这些最有资格在平庸之辈之前摸过年的新人类, 将永远停留在2014的倒计时中。无奈的父亲转身 回过神来, 惊魂未定的孩子, 我们没有跟上那个昏倒的妈妈, 在新年的阳光下醒来, 发现她永远失去了新年的阳光, 失去了她的温暖2015.1.113我还需要勇气 在漆黑燃烧的火星上喷一口烈酒绕过了源源不绝的流水, 花开的声音绕过了一颗银杏, 纯净的绿叶绕过了越来越浓的枇杷果香, 绕过了雨水, 东南风吹来了无声的诗句 键盘上没有颜色, 没有气味, 也没有温度, 我不, 我不能在没有湿度的情况下打出一行诗句。 绕不开小麦和清爽的柑橘花敲打键盘上枯萎的诗句没有灌浆和受孕的诗注定要玷污这个月的母性荣耀绕不开夏收的喜悦绕不开 玉米地里的太阳 滚烫的油菜和秸秆, 必须绕过院子里奉承的家禽和炊烟袅袅的炊烟, 尤其是母亲的椎间盘突出, 轻而易举地敲出一些潇洒却无伤大雅的诗句。 当然, 我也不能绕过这个惨月, 重回燃烧。 在六月,

甚至七月和八月开始调制令人眼花缭乱的热诗句我尤其无法摆脱常见的欢闹和邪恶来调制适度的鸡尾酒, 我仍然需要在阴燃的火花上喷上烈酒勇气 2015.5.1414 诗人只需要飞跃。 这对诗人来说要求太高了——你怎么能指望矮小的盆栽长大, 你怎么能让矮小的玉树迎风而上诗人可能有万种生活但只有一个理由活在世上——他们 说活着, 就是这样, 活着就是他们所拥有的一切, 是他们不甘不愿放弃的一切, 所以所有的纪念都变成了娱乐诗人互相问候, 赞美冠冕和大袖, 而白丝鞋离骚远, 橙歌离远, 九歌离远。 诗人离飞跃还很遥远, 2016.6.915 一个短期茧居者的政治生活片段远离政治生活的热岛, 不等于拒绝政治生活——关心里约, 关心那些 以野蛮之力逆转宿主 不关心 能否最终获得金牌, 是我今天的政治生活。 下午, 诗友们纷纷发布了诗歌节的花絮。 生活中过去的正常懒惰带来了短暂的打瞌睡, 我开始浏览当代诗歌场景。
        倦怠很快卷土重来。 即便如此, 我只浇绿色而不是娱乐新闻版本。 所谓政治生活, 必有底线。 我喜欢去军事情报室。 这并不能说明我有多担心国家和人民。 因为对公公的信任, 我不担心外来的麻烦。 相对而言, 我有内忧——一种持续很久的胃酸过多的烧灼感。 总之, 远离政治生活的热岛, 避免中暑。
        保持体温, 尤其是脑部温度, 是短期茧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 所谓的智慧, 无非是让灼热的感觉成为政治生活的无奈脚注, 而不是政治生活本身的清算 2016.8.1716 钢筋工我几乎从他的脸上断定, 他有一颗铁石心肠。 他脸色黝黑, 双手有力, 一根24mm的钢筋几乎是无力与他抗衡。 但我还是怀疑他的手力强不是与生俱来的, 他和24mm螺纹钢不是天生的对手。 他第一次战斗的时候, 大概还是个软蛋吧? 而现在, 他们几乎既是敌人又是朋友。 我想无非就是这样:他年轻的时候喜欢正面交锋, 但经常是几回合就输了。 直到经过无数次的战斗, 他才意识到一根24mm的钢筋与自己的气质是多么相似。 因为他的固执, 他和钢筋成为了终生的对手, 甚至有一天, 他们终于化敌为友——天天交手, 势均力敌。 他尽力了, 它也只愿意在他的手下屈从; 反而给了他厚厚的指骨, 硬硬的老茧, 剥不下来, 差点要表现出诚意。 “除了螺纹钢, 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心软?” 我很惊讶这个指骨粗壮的男人不抽烟。 他拒绝将香烟递到他的手上, 温柔的笑容中隐藏着一丝谦逊和害羞——在递给他的香烟面前, 他几乎是虚弱的。
        2017.4.4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