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的骨牌效应 美国制造用脚投票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3日

       北京报道称, 受美国启发的贸易战对当地公司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摩托车巨头哈雷戴维森(以下简称“哈雷戴维森”)近日宣布, 为响应欧盟对从美国进口摩托车的反制措施, 将把出口欧洲产品的工厂搬迁至海外。
        曾经的“美国制造”模特出逃, 无疑是给一直声称要为保护“美国制造”而战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一记耳光。 当地时间6月26日, 震惊和愤怒的特朗普在社交网站上连续发了5条推文, 称“没想到哈雷公司是第一个举白旗的公司”, 并威胁说 如果哈雷真的将部分生产转移到海外, 他将对公司征收“史无前例的税收”。 华夏时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哈雷戴维森发送了采访信, 截至发稿, 未收到相关回复。 据媒体报道, 具体情况将在哈雷公司7月24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披露。商务部商务学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记者。 《华夏时报》认为, 作为首家“美国制造”出境的公司, 哈雷事件标志着特朗普政府的经贸政策已经发出了失败的信号, 并将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这已经 也为美国其他公司起到了一定的示范作用。” 哈雷“举起白旗” 美国科幻电影《终结者2》中, 施瓦辛格从容地踏上酒吧前的哈雷摩托车,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消失在夜色中。 相信很多人都印象深刻。 哈雷创立于1903年, 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和积淀。 可以说, 它不仅是美国精神的象征, 更是美国传统制造业的传奇。 2017年2月, 特朗普在白宫接见哈雷戴维森CEO和一群高管和工会代表时说:“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在美国制造产品。” 如今仅仅一年多过去了, 这个美国制造的行业模式不得不在传统的美国市场和未来依赖新的外国客户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 这背后的主要触发因素是特朗普与欧盟的贸易战。 从6月1日起, 美国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三个经济体的钢铝产品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 作为回应,

欧盟于 6 月 20 日宣布, 将从 6 月 22 日起对价值 28 亿欧元(32 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包括摩托车)征收 25% 的报复性关税。哈雷在提交给 SEC 的文件中表示, 对欧盟征收的关税 美国摩托车进口量从 6% 飙升至 31%, 预计每辆在欧洲销售的摩托车成本将增加 2, 200 美元, 但不会增加零售和批发价格。 公司预计他们可能面临高达 1 亿美元的欧盟关税。 哈雷表示, 为了不提高价格, 公司决定将部分销往欧洲的产品生产从美国转移到其他国家。 哈雷戴维斯目前在巴西、印度和澳大利亚设有生产基地。 该公司预计产能搬迁至少需要 9 到 18 个月, 并伴随着新一轮的海外投资。
        哈雷美国销售副总裁戴夫·科特勒(Dave Coteleer)在给经销商的备忘录中表示, 为了保护欧洲客户和经销商, 必须增加海外产量, 否则哈雷宁愿蒙受损失, 也不愿通过在海外设厂解决贸易争端。 造成的障碍。 虽然哈雷强调了他们对美国制造业的承诺, 但他们也不得不应对不断变化的贸易政策。 与其放弃欧洲市场, 不如得罪特朗普, 因为目前欧洲是哈雷除美国以外最大的海外市场。 统计数据显示, 2017年, 它在欧洲销售了近4万辆摩托车,

在美国销售了14.8万辆。 然而, 今年第一季度,

哈雷戴维森摩托车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的零售额增长了 7%, 而在美国的销量则下降了 12%。 为了留住欧洲客户和经销商, 哈雷被迫“用脚投票”。 事实上, 哈雷在 1 月份关闭了位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工厂, 将生产转移到泰国。 哈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在泰国设立工厂是为了应对南亚市场对摩托车日益增长的需求。 为了避免关税, 哈雷还在巴西和印度设立了工厂。 印度工厂不仅专注于当地市场, 还为北美以外的市场生产特定型号的摩托车。 连锁反应 特朗普的全球贸易保护政策始终坚持“美国优先”的原则, 并多次强调是为了保护美国制造业。 然而, 美国公司并不认同他对国内公司的“斗志”。 相反, 越来越多的公司, 像哈雷一样, 被贸易战的流弹打伤。 巧合的是, Brown-Forman 发言人 Phil Lynch 最近也表示, 由于 25% 的关税, 生产 Woodford Reserve 和其他波旁威士忌的公司必须提高其在欧盟销售的威士忌的价格。 他说, 价格上涨将主要影响 Jack Daniels, 这对消费者来说将增加 10% 左右。 菲尔·林奇没有说明价格上涨预计会对欧洲销售产生什么影响, 但表示:“我们将继续投资于美国威士忌在欧盟的增长。
       ” 时代周刊直言哈雷是美国标志性的制造商和“形象”。 代表”, 在贸易战的背景下, 很容易被当成“靶子”, 而在欧盟对钢铝加征关税的特朗普是哈雷“退出”的关键。欧盟贸易高官 姆斯特罗姆6月26日还表示, 这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自然结果, “特朗普只计算贸易战的得失, 却忽略了背后的成本。” 现在美国已经开始尝到贸易战的成本, 而且成本会越来越高。”白明告诉本报记者。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告诉记者, 特朗普 相信他一直在为以哈雷戴维森为代表的美国本土品牌进行血战。要伤害, 而且他之前对产业工人和选民的描述也被篡改了, 难免有些尴尬和愤怒。
        在得知哈雷离开后, 特朗普连续发了五次推文, 甚至威胁说:“如果哈雷出国, 看吧, 这将是结束的开始。”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美问题专家刘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目前, 美国能源、农业、制造业都在吃苦头。 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看到更多国内“美国制造”企业离开, 美国企业将最先受到贸易保护主义的伤害。 中国欧盟商会会长何墨池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将影响全球供应链。 许多公司的产品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几个大洲。 如果关税发生变化, 就意味着需求发生变化。 它还将扰乱商业生产, 并可能结束当前的经济繁荣周期。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