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岱家世——万君超:张岱和他的叔叔们(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7日

       明末文学家、历史学家张岱(1597-1680?)的祖父张汝林(1558?-1625)有几个儿子?张岱的父亲张耀芳(1574?-1633)有几个弟弟?也就是说, 张岱有几个叔叔?张岱在《桓桓文集》的《家传》中并没有给出详细的描述, 所以现在无法考证具体人数。胡益民的《张岱研究》一书中只列出了三个人。美国学者石景谦的《前朝梦境回忆——张岱的盛世凄凉》一共列举了五人。伯父(应为四伯)张冶芳(1585?-1615), 九伯张坤芳(字九山?-1642), 十伯张玉芳(?-1644)。但这些叔叔的辈分, 就是张汝霖家的辈分?还是张家的辈分(张儒林有两个弟弟)?后人只是怀疑。二叔张连芳, 又名二宝、宝生, 画家, 著名收藏家。他从小就被舅舅朱世门养育。祖父诸庚(1535-1608)隆庆二年进士, 万历中关进礼部, 东阁大学士。张岱在《桃安梦忆·朱氏收藏》中写道, 朱世门的藏品包括秦青铜汉玉、周鼎尚艺、格窑日本漆器、厂箱轩炉、法书名画、金帖等。唐秦, 和俗话说“存的越多, 就应该越富”。这一点, 从嘉靖朝廷的大臣严嵩, 以及朱家的藏书之财就可以看出来。张岱后来在他的《家传》中承认:“我家张先生自尊文公(按:曾祖父张元义)以简朴维系自己的家, 后来的美宫器是他舅舅朱世门先生送来的, 尤其是没完没了。”张连芳自幼喜欢研究古诗词艺术。朱石门很喜欢他, 就教他多看古画。十六、十七岁的时候, 他就已经能够从生活中写生了。据张岱《家传》记载, 张连芳后来的画名与沈周、文征明、卢治、董其昌、李六芳等人的画名稍有夸大, 可惜张连芳并没有他的画名。传世作品。张连芳精通鉴赏后, 便开始与舅舅争抢艺术品。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试行失败, 有一次到淮安, 有古董商用铁梨木出售。听说淮安刺史李三才也想买, 出100两白银(另外150两)。张连芳付了两百两银子, 便匆匆离船。李大怒, 率领飞骑追上。后来, 他在船上看到了首席助理诸庚的“看和”(派遣官员的一封信), 不敢多问, 就回来了。张连芳逃了出来。从此, 张连芳凭借自己的眼力、财力和家权, 集齐了当日的财富。与朱石门、向元边、王新建、周明中并称为江南五大收藏家。丙武年(1606年), 张连芳在绍兴城外的龙山脚下建寺, 所得古玩珍宝均藏于其中。张岱说可以和袁合作堪比著名画家、大收藏家倪瓒的清秘阁。张连芳不仅收藏古董珍品, 还从事买卖。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 购置石块30斤。用水洗干净后, 在阳光的照射下, 石头上闪着绿光, 知道这是一块极品翡翠。他们从朱石门叔叔的家里请来了玉雕大师, 仿制了一件龙尾锣和一件和舒杯, 价格为三千两。剩余的一角翡翠材料也以“巨千”的价格出售。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 张连芳获武考第35名。天启七年(1627年)任太平府副职。次年, 崇祯元年, 调任苏州府副职。四年后奉命运米回京城, 后调任河南巡视, 任郴州代表。当时形势已经十分危急, 李自成的农民军入侵河南。张连芳日日夜夜守在郴州城头, 半夜点着蜡烛, 为友人画山水。郴州军民都佩服他的勇气和冷静。次年, 他被朝廷正式提升为孟津县令。孟津有城无城, 张连芳紧急组织军民开凿城池, 几天之内就完成了。当时, 孟津人、后任礼部大臣的大书法家王铎(1592-1652)写了《灵昊碑记》来表扬。张连芳在孟瑾任职期间仍在收藏古物。
       但尚不清楚其是否使用非法手段收集古物。张岱曾在《桃安梦忆中书古玩》一文中写道:“河南为青铜头。得到的铜器里装满了战车。一种美容酒杯, 大小十五或十六。碧绿碧绿, 如翡翠, 如鬼眼, 有些是不能直视的。 “六年后, 张连芳再次升任扬州太守同治, 主要掌管船政、水运、淮安分部。当时名将石克发(1602-1645) )率领淮北、江北两军, 屡建平乱之力, 石克发十分赞赏。 1643年)李自成大军攻破河南, 邻国淮安危急, 离朱元璋故里凤阳也很近, 朱氏祖坟和族人林立, 距淮安仅500里。西南的省会南京, 这样下去, 淮北、苏北、南京都岌岌可危。张连芳深知责任重大, 不敢不敢, 丝毫懈怠。在清江浦地区夜以继日地训练村里的士兵, 最终因劳累过度而生病。崇祯在位十七年病逝。张连芳沉迷于古代和财富, 愤世嫉俗。贵族家庭的孩子。有一次, 张岱劝他辞退他们。其中, 季诗道:“为什么要辞退?我愿做张家的鬼。张莲芳闻言大喜, 急忙让季诗再跟张岱说一遍。听了之后对张岱, 她只能说:“真是二叔的福气。”后来, 张连芳病逝, 张岱和堂弟张启初去参加葬礼。早点结婚, 也是两个老公的福气。”张岱听完, 回想起当年的话, 冲她笑道:“师父已经是‘鬼’了, 你怎么能嫁人呢? ” “姬男子狡黠道:“我刚开始跟师傅谈过, 年轻人不敢靠近鬼, 就算靠近了鬼, 也不想在师傅身边。”张烨听了也觉得好笑, 就把他们全都给辞退了。张连芳留下了价值数千万的古玩珍品, 后由其子张才初(字彦科)继承。因为张彩一开始是张连芳的独子, 所以从小被宠坏。但是这个人是残忍和喜怒无常的。焚琴煮鹤, 毁天道, 无所不能。尤其是钱财如粪土, 金银万千, 几日可挥霍。张连芳一生收藏, 没几天就卖光了。张岱后来在《家传》中评价二叔:“以我叔的相貌、才华和身手, 可以当武将, 名气绝对不在张同梁和吴焕洲之下, 可惜了。至于供奉他的宫器, 他真是太子了。所谓的亵渎太多, 正是如此。钟叔沉迷于古人, 即易君密(按:笔墨)不是甘愿轻弃。可以说是早晚的西泠, 但不改变, 时而像泡沫一样散去。
       在贪财求利中, 我无处可去。停下来。为什么我要整天工作才能拿着它?张连芳视其为生命之宝, 但在他死后, 儿子被卖光了。这就像一个过客的梦, 一个梦。三叔张炳方,

字尔罕, 号九娥。他比大哥张耀芳小四岁左右, 比二哥张连芳小一岁左右。少年是姬影, 却很调皮。跟团玩的时候, 每次遇到曾祖父章元一就跳开, 赶紧躲到女家各个房间的屋子里, 再也找不到他了。张元仪(1538-1588)是隆庆五年(1571) 庄士好文, 为王守仁之师, 自负正直, 但在官场上颇为不顺。因为张家一直对家教很严格, 所以很不喜欢这个调皮的曾孙, 所以打算好好教训他一下。薄薄的瓦片是用针线缝在张炳芳的脚底下。当张炳芳看到张元一再次“逃走”时, 瓷砖刺穿了鞋底, 疼痛难免。章元一便将他绑起来鞭打。张炳方有着他两个哥哥都没有的天赋。他非常善于与人交流, 能看透别人的“心”。他的才华, 尤其是在帮助朋友制定计划时, 会让他们非常佩服他们。绍兴一带似乎自古就有这样的“人精”, 特别适合“参谋”或“师父”的职业。何士宜、徐芳谷先后担任绍兴知府时, 都对张炳芳非常依赖, 聘用他为参谋, 不请教就不敢办县事。天启七年(1627年), 张炳芳独自游京城, 一分钱都没有。张岱在《家传》中写道:“一句话, 我可以从内阁书记那里得到。三叔曾玉岱说:‘享受三期, 节省七千。’”获得内阁机要秘书的位置很容易, 拿自己存放的东西一样容易。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张炳方在官场上机敏, 适应力强, 但他从来不记得自己的所见所闻。忘记。那时, 京城各部门的官员, 每天早晨祭奠后, 都会在黄昏时分聚集在张家门口等待消息。每当有好法令下来, 他就会赶去告诉在外面等待“好消息”的官员。当时,

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张夏缺”。如此看似不起眼的职业, 却为他赢得了官场金钱买不到的人脉关系网。张炳芳是从官员那里获得“奖励”还是受贿, 不得而知。但从明末官场已知的腐败和黑暗来看, 这种为自己造假的公利是完全有可能的。当年任绍兴太守的徐芳谷, 后来升任广东巡抚。因有事, 徐向当时的内阁首席助理周彦茹请教, 委托老友张炳芳为中介, 送了一万两白银给周。张炳方收了两两银子后,

并没有立即寄给周家。见许芳谷派来的官员许久不回收据, 不能回广东办事, 便直接去找周彦茹询问。周家没有收到两两银子, 就问谁负责。该官员回答说是张炳芳处理的。周家赶紧打电话给张炳芳过来询问, 一见面就问有没有这种事?张炳芳回答说, 这是真的。周石指着他说:“既然有。那为什么不送呢?什么原因!”张炳芳让周彦茹去另一个房间, 在屏风后面轻声解释道:“你话别急, 本使不小心, 万一被厂卫(注:锦衣卫)发现了怎么办?我会的晚点出去把他寄回的东西扔掉他, 然后把他赶走。 ” 周某恍然大悟:“这是个好办法。你还是爱我。 “崇祯帝最痛恨官员贪污腐败, 一经查出, 六亲不认, 刑罚极重。但斩首、征兵、盗屋, 司空见惯。张炳芳出去叫官员过来骂他:“你半夜给了周恩来钱。大人, 你还想让他当众承认世间有这样的道理吗!这里没有收据。我要给你的主人写封信, 回去做生意。 “官回广东后, 许芳谷看到信, 知道官毁了自己的事情, 一怒之下将其斩首。从此以后, 谁也不敢向任何行贿的人索取收据。”从张岱写给张炳芳的传记看, 徐芳谷的钱似乎不是被警官带回广东的, 很有可能是被张炳芳偷偷吞没, 而周艳如和徐芳谷都被他“玩”了, 如果真是这样, 一个小秘书(又名钟书)竟然敢把最高官员(“省长”)的钱给内阁第一助理(“省长”)。 “总理”), 可见张炳方的胆识和魄力。他的本事确实是非常可比的。而且, 他在后来的行贿人和受贿人之间也形成了默契, 绝不能有任何证据和“痕迹”在这样的贿赂中留下了。它完全d展示了他“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伏击”的能力。然而, 张炳芳做梦也没想到, 自己炙手可热的秘书生涯, 竟然被他的九哥张昆芳(九山号)终结并埋葬。但此事与《明史传》所载有所不同, 此处参照张岱《家传》所载。崇祯元年(1628年), 张坤芳为前三名, 二百二十九进士, 任南京胡客服务中心(七年级)巡视员。尚书弹诏巡官(《明史》正太普司庆)史范(注:范有“地”字)。弹劾备忘录到了张炳芳手中后, 没有被举报, 而是被压制。并告诉石凡, 石很感激他。张昆芳见弹劾书上没有文字, 又写了一遍, 怀疑有人会从中“接案”。张炳芳开始害怕了, 只好递交弹劾书。石被囚禁。在狱中, 他怀疑张炳芳受不了贿赂, 上报了, 于是被调查举报。张炳芳因此而辞职, 回到家乡时, 他对大家说:“九山累死我了!”张昆芳也道:“九娥累死我了!”不久, 张炳芳病倒, 不到两个月就去世了。临死前, 他把儿子们请到床边, 说:“棺材里多留些墨纸, 等我下到地下, 到处去告状。”崇祯责怪他求饶, 很快就被免职返回家乡。 8月, 张炳芳曾给儿子张震子“寄托一个梦想”:“我会在临清和你九山叔叔结案。明晚你在家过节, 还要多烧纸车、纸马和纸人。我马上回家。是的。”张振子照他说的做了, 在家里设宴祭祀, 设客座。祭祀完毕, 桌下刮起一阵旋风, 灯火全灭, 人不能动, 仿佛有车有马。通过这里。一个月后, 张坤芳再次被使用。北上山东临清时, 不幸被清军俘虏, 殉难于此。张岱在《家传》中也不得不感叹:“鬼魂太狠了!”张岱评价三叔的一生:“三叔就是今天的蔡泽虎?用不了多久, 他就登基了。而在大臣面前, 他就能反悔悔改, 使被他奴役了。平庸之人怎么可能做得到?心恨什么, 实力可以导致死亡, 然后白天若能看到一雪的怒火, 杀气阴沉, 还真没有得罪。第三大叔眉眼如戟, 毛眼直立, 不直视人, 人不敢正视。”他钦佩自己的才华, 但也畏惧。这个很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 一个如此深城, 如此凶猛, 如此狭隘的人, 一开始居然被称为“张夏缺”。张炳芳可以说是晚明幕僚中的“上等人”。他的一生, 为后人展现了晚明官场的种种阴暗面, 以及少有的残暴和血腥。四叔张冶方, 字尔韵, 号棋盘。他比他的哥哥张耀芳小十一岁左右。张岱的祖父张儒林, 似乎一生中不仅娶了一个妻子, 那就是朱耕的女儿朱公仁。所以可以说张​​岱的舅舅应该是半血缘关系。张冶方是张家的“另类”成员。天生霸道, 从小不爱读书。在20岁之前, 他可以说是“坏”了。他喜欢和村里一些“侠义”少年混在一起, 弹古筝、踢足球、赌博、唱歌、斗鸡、骑马等。.张冶方家下的“食客”多达五十、六十人之多。这些人奉承他, 称他为“师父”, 如同现代黑道社会的“教父”和“老大哥”。他经常蒸一头猪招待食客, 吃完就躺在床上。因为张儒林在国外当官多年, 家人没有跟随他, 儿子在家里花钱大手大脚, 像一匹野马, 自由驰骋。使书香洋馆犹如江湖中的“塘口”。张冶方非常喜欢唱歌和看话剧, 经常露面。一年, 他搭建了一个大舞台, 邀请惠州景阳剧团, 一共三十四十名演员, 演出地狱、鬼魂、因果报应的戏剧。晚上有超过10, 000名观众观看表演。当剧情达到恐怖的高潮时, 台下万余名观众齐声高呼。当时绍兴府的太守熊听到喊声, 以为是倭寇夜袭, 连忙派官兵去侦查。张业芳随后亲自前往衙门说明情况, 整个城市都安静了下来。舞台完成后, 张冶方写下两副楹联, 挂在舞台两侧:“果清明, 见善恶相呼, 谁能逃?人离开时还在那里。”另一对联说:“装神装鬼, 愚者心慌, 怕是一样。成佛成祖, 智者不理, 来时, 你会怎么做?出生?张大曾感慨地评价这幅对联, 说:“真是个笑话。”张冶方还有一个爱好, 就是吃橘子。每当橘子在成熟的季节, 他会把橘子堆在床上和几张桌子上。来不及剥皮的时候, 他会叫几个孩子围着, 剥皮给他吃。当时, 绍兴附近有一种著名的橙子“范江陈的橙子”。张岱在《桃安梦记忆》中有详细的介绍。橙子是淡季水果, 最多在一个月内“下架”。但张家用了一种特殊的贮藏橙子的方法:“用黄沙坛子, 用金城稻草或干松采收。看了十天,

草滋润了, 可以换了。
       可以贮藏到三月底。像新鲜的采摘机一样脆。所以张冶方在寒冷的冬天还是有橘子可以吃的。因为他吃的橙子数量惊人, 可怜的孩子们的手都干裂了, 满是冻疮, 橙皮的黄色汁液渗入皮肤好几层, 真是可怕。张冶方特别喜欢养马。他曾用三百两银子买了一匹马, 取名为“大青马”。他被他的一个“menke”(晚餐)偷偷带出去赛马。不料, 他在与马搏斗的时候, 掉进了泥里, 蹄子爆裂而死。张冶方发现后, 命手下用帘子将“青大马”包起来, 埋葬。为了不伤害“看门人”的感情, 他没有多问, 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当年孟尝君的精神。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恩情”。他有一个王, 性格一直很强势, 有猥亵邻家男孩的恶行。张烨芳想将其置之死地。王知道后, 迅速逃离绍兴和钱塘江, 到了镇海楼, 以为自己安全了。当然让王某没想到的是, 镇海楼下还有数十名“凶猛的武士”, 带着应天府(南京)刺史的大名等着他。无可争辩的说, 王某是越狱劫匪, 椎骨与棍棒齐齐, 血肉横飞。直到他死去, 王都可能无法理解。难道是在应天府的“速捕”下死了?还是死在自己的“主”手上?张冶方20岁时, 看到几个兄弟学习经典和史诗准备科举。
       他不屑的道:“可是二儿, 有什么难的。”他居然开始闭门学习, 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完成了学业。从此, 全国各地的名人都爱上了他, 乐于与他交往。当时, 那些“食客”舍不得离开他, 朋友和“食客”的数量也一天天增加。有一个很奇怪的场景, 可以和文人名人谈文艺;还可以和江湖中的人争吵。他走在“黑白”之间, 让四面八方的人争相“一见倾心”。虽然这有点离奇, 但这是事实。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 张冶方的死竟然如此荒唐, 可以说是在“找死”。张冶方后来在龙山炉峰上盖了一间房,

白天在城里游历, 晚上回山住。每天拂晓前, 催仆人一起进城, 八桨划船还是太慢了。那时, 世界各地的名人、五湖四海的人也纷纷来山上参观或请客。万历四十三年乙卯(1615年)夏, 有两位名人(疑似道士)来访龙山。张冶方两人冒雨同行。.炎炎夏日, 张冶芳赤身裸体地沐浴在冰冷的溪流中, 水冲过头顶, 脚踝都生了病, 走路也酸痛。后来用药略有好转。但医生一再嘱咐:“这药里有些药材是剧毒的, 一天一粒, 一粒, 一百天一个疗程。”张业芳闻言道:“谁有这么大的耐心?” 大夫一走, 一口气把自己准备的药都吃光了, 果然, 毒发了, 死了。他只有三十岁。可想而知, 世界上像张冶方“闻人”这样的哀悼场景可想而知。但张岱却用了《家传》中的“春秋笔法”, 轻描淡写的说:“有子孙来吊, 不懂师父, 故建殡仪馆。”这位朋友没有见到张家家主就来到了灵堂, 而是直接去了灵堂。哀悼确实是不合理的。张岱写下了二十位江浙等地前来悼念的名人的名字, 只用了四个字:“留诗走人”。其中有今天人们比较熟悉的晚明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李六芳和宋珏。张冶方去世前六天, 他的二哥张连芳正在北方旅行。他曾经梦见自己骑着一匹蓝色的大马, 穿着一件深红色的皮衣, 五六个仆人都面色古怪。张连芳问他哥哥是哪里来的?张冶方道:“我在此等二哥, 二哥写诗念给你听:‘我此生难聚散散, 若问桐阴, 九里前黄。山难我, 鸟鸣。”张连芳一听, 就觉得有不祥的预兆, 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张业芳转身就跑, 张连芳紧随其后, 指着鞭子道:“四哥, 跟我来。回家。爷爷很想你。 “话还在耳边, 只是张冶方的人马已经不知道了。张冶方的这首诗, 其实是他生前三天写的一首诗, 一共五首, 这是其中一首张大曾评价这个四叔是一匹“千里马”, 但他擅长用蹄子咬人(蹄子人咬人), 但如果蹄子不咬人, 那就不是千里马, 所以他可以一鞭子驰骋, 瞬间驰骋千里。但这又是一匹善变的马, 20岁之前, 喜欢“夏邪”和“夏邪”;20岁以后, 他喜欢结交名人。他不认识一个人, 但他愿意和他结交。这种不可思议的交友方式, 连张岱都不得不说:“我是从四叔那里看到的。 “张冶方是一匹‘千里马’, 需要高手驾驭, 否则很容易伤人伤己。就像‘大蓝马’一样, 深陷泥潭, 被人救下, 却只好自己折断, 最后以“四蹄爆裂而死”收场。人马亦然。十叔张玉芳, 名子元。他和九叔张昆芳是同母兄弟,

母亲是陈太君, 张玉芳幼年丧父, 深受母亲宠爱, 养成了倔强、嫉妒、难相处的性格。与人相处。但张玉芳非常好学, 善于写作, 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博士生”(南京国子监的学生?), 朋友很少, 只有四五个知心朋友, 后来反目成仇, 发誓不相见。。查哥崇祯元年吴坤芳(1628)当他还是进士时, 政府给他家送了一面旗帜和一个平额的额头。张玉芳见状骂道:“区区进士!你怎么能进我子渊的眼里?”人们制作裤子, 锯掉旗杆烧柴煮饭, 用扁平的额头作为猪圈的栅栏。不管他当时的心态如何, 这样近乎疯狂的举动似乎都是不祥之兆。张坤芳后来到福建南平做官, 母亲陈太君随行, 儿子张沫淼留在家乡。墨淼把舅舅当父亲一样, 听他的。张玉芳大喜道:“我要去南平看望你奶奶, 顺便也去看看你爸爸。”墨淼连忙让人派人发了一封特快信告诉她父亲。张昆芳召集车马在仙霞岭关迎接他, 然后派衙门在百里外的路上迎接他。这样的仪式, 有点像迎接朝廷高官或朝臣。张玉芳见到母亲后, 只是对张昆芳点了点头, 便不再说话。任凭张昆芳再善意的诱导, 张玉芳还是没有回答。一天, 张玉芳去张昆芳的书房, 看到一桩官司。这是一个武者起诉某人的案例。张玉芳见状大怒, 掀翻数案, 手持吴居仁怒吼而出。衙役赶紧去找张昆芳。张昆芳见状, 问道:“我哥怎么这么生气?”张玉芳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只是指着吴举人的名字, 道:“这人可恶, 让人把他绑起来!”张昆芳不知道该说什么。 , 他只能为所欲为, 所以他要求下属在逮捕吴举人的文件上签字。张玉芳喝道:“为什么要用这么慢的方法??手令拘留太慢, 应该出具什么文件? ”张昆放用抽签把吴菊人召到衙门。衙役问张玉芳怎么办?张玉芳道:“三十痛先。送去死囚牢房。 ”张昆放还是不解, 问什么罪?张玉芳回答说:“我就是这么讨厌这个人。你要什么罪!张昆放只好为所欲为。当张玉芳听到听到这无举人被拐杖拄着的惨叫声, 他抚着胸口道:“终于是口臭了。他还仔细询问, 棍子是不是太硬了, 是不是被送上了死囚牢房。当他知道一切如他所愿时, 他连连说道:“好!”这很好!过了几天, 张昆芳见他一脸高兴, 伺机问道:“这武者的确不可饶恕, 但不知哪里得罪了你, 你会这么恨他?”张玉芳笑道:“他怎么得罪我了?”我讨厌一直反对我的绍兴五举人叔叔张全。兄弟, 你是在为我伤害这个人。我要让张全知道, 五举人也是我的张玉芳! “这简直是个‘疯子’, 张昆芳听了又哭笑不得, 把吴菊人从死囚牢房里抱了起来, 让他回家了。可怜的吴菊人被这根莫名其妙的棍子无端打了一顿, 而且崇祯十三年(1640年), 张玉芳被授进士为一岁进贡书生, 任赔部贵州司司长。郁闷了大半辈子, 趁着这个机会, 也想立下大功, 报答“圣恩”。但张玉芳是一个性格有很大“缺陷”的人, 很难做到和他在一起。与人相处, 更不用说与人合作。从南屏事件可以看出, 此人应该属于典型的“刑官”。果然, 张玉芳在视察监狱时, 对关押在监狱里的犯人进行了严惩。崇祯帝生性多疑、固执、冷酷, 所以当时的冤假错案数不胜数。张玉芳的不受欢迎的行为经常遭到狱警的抵制和反对。他还立了一本来访本, 见到来访者时, 他一一登记了他们的名字。每天晚上, 他都会在这些来访者的名字旁边亲笔写下未来要处理的“刑罚”, 其中包括“大骇”、“灵池”等字眼。次日, 被特意安放在了监狱门楼里, 那些看到他们名字的人都无语, 敢怒不敢言。也有人说, 这一招不可能, 但张玉芳依旧务实, 不为所动。根据当时刑事部贵州司的职权, 也可以对其他部门的文书处理情况进行检查。一旦张玉芳知道某个部门的人犯了错误或犯了错误, 他就会对人说:“你罪大恶极, 你将来会死在我手中。” “(监察监察员)弹劾他。因为张玉芳一直不得人心, 大家都推墙, 他被免职。像张玉芳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残暴官员, 终于被“报应”了。
       他离任后, 他更加怨恨, 导致了他的“病”(肝硬化腹水)。回家的路上途经淮安, 二弟张莲芳此时驻守淮安, 便将他安排在寺院, 并请大夫治病疗养。而张玉芳却因为愤怒而变得越来越暴躁。看病就骂医生, 看药就骂药, 看到送饭的人就骂送饭的人。而张连芳又派仆人伺候, 见状便骂了他一顿。就算是每天送回二哥罚他几次, 还是不满意。张连芳无奈, 只好让弟弟自罚。张玉芳白天黑夜打架, 直接被打的仆从都跑了。张玉芳让二哥伺候好自己。张连芳为弟弟服务了将近两个月, 但他还是束手无策。一天, 张玉芳的病情突然恶化, 最后在骂声中痛死。离世前半个月, 恰巧宜兴紫砂壶名家李忠芳在张连芳府中仿制古壶。张玉芳曾嘱咐李夫人为她制作紫砂瓦棺, 对二哥说:“我死后穿衣入葬, 棺椁中盛满松节油。经过千年, 松节油会变成琥珀, 飞山蚁留下的琥珀不是晶莹剔透, 可爱吗?”张岱曾在十叔传中评论:“幻想是荒谬的, 大多是这样的。”据已知资料分析, 张玉芳死时身亡。大概年龄最多四十岁左右, 可能比这个年龄小很多。张岱称十叔为人, 冷酷无情, 类似于“疯子”, “妄想症”。不过, 张玉芳喜欢读书, 手上一直拿着卷轴。他写的文章一丝不苟, 一丝不苟, 所以张岱他还说:“泽叔叔不是妄想的人。”还把他和荆轲作了比较:“甄荆轲固执无情, 却和他的舅舅没有区别。”按照现代医学理论, 张玉芳的仇恨和无情, 他的言行似乎是一种“精神病”或“精神病”, 但他和其他人都无法解释, 只能称他为“妄想症”。或“外星人”。张岱是明末最杰出的文学家和历史学家之一。他在写《家传》中的人物时, 坚持以下原则:“说的好, 未必能过。传也。杰大神说:‘我宁愿做一块有瑕疵的玉而不是一块无瑕的石头。然而, 那些有缺陷的, 正是它们之所以是玉的原因。”虽然这些传记文章难免“忌讳和隐瞒”。但平心而论, 张岱的叔叔传记基本可信。它让后人了解了那个时代许多有特色、生动、令人难忘的“他者”和“妄想人”。而名家兴衰史, 其实是晚明社会史的重要内容之一。 (2009, 7, 12-18)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