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拆迁而遭遇的无妄之灾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0日

       拆迁造成的意外灾难, 叫做凌红梅。家住姜堰镇西樵南街98-2号。她的岳父死于癌症。家里只剩下四口人:婆婆盛玉凤、丈夫张宏伟、女儿张启玉。我丈夫和我都被解雇了, 我丈夫后来开了巴士公司。 2009年6月中旬, 河南大街开始拆迁, 我们一家也在其中。从头到尾来谈拆迁的人, 从来没有出示过工作证、就业证、拆迁证等五份相关证件。我家的情况很特殊, 因为一直有一个孤独的老人住在房子里(没有产权), 问题很多。
       说拆迁的人都没有给我很好的解决办法。他们只是通过一个程序让他们的领导认为讨论已经到位并与自己交谈。随意种东西, 2009年8月1日中午, 没有任何标志, 没有任何手续, 没有相关文件, 我们还在打盹, 河南居委会主任卢文斌不知道怎么打开我家的门。
       院子里, 带着几百人冲了进来。进了我家, 陆局长指着其中一个人说:“这位是建设局局长。”此人后来自称是城南派出所公安局局长。在我和婆婆被关押的地方, 信访局周局长介绍这个人是巡逻队。副队长, 这个人来的时候, 根本不听我婆婆的话, 也没有看我家对这所房子的约定, 还命令那些壮汉用野蛮人来给我建的三间房子。下岗后靠生存和生存的权利。手段被毁, 屋内的设施、生活用品、物品全部被毁。 . .毁坏、掩埋、掩埋的同时, 医院内外的其他设施、车辆、物品也遭到破坏。让我在家做这个工伤。家里的小生意无法正常运转, 家里的房子和院落都无法通行, 仿佛被日本鬼子一扫而空。婆婆想自己拿出一些东西, 几个壮汉趁机把她推倒在地, 然后像死囚一样把她拖进车里, 被关进城南警察局一天一夜。拖着的过程中, 老爷子喊了一声“救命”, 其中一人卡住老爷子的喉咙, 掐断了他的喉咙。他的身上布满了伤痕。我被他们困在家里。不知道老头子被抓到哪里去了。我赶紧告诉他们, 这位老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等待。当我征得关押老人的看守同意送老人去医院时, 老人已经被关了一天一夜, 期间没有人给他吃的和喝的水。他告诉老人, 只要他在信上签字就可以了, 这让老人的病情更加恶化。 , 我又得了胃炎, 子宫出血, 还有后遗症。一家人花了很多医药费。我的丈夫也被停职并回家了。它就这样毁了我的家。只怕老爷子的身体又要被毁了。我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好好谈一谈, 可是非但没有人来, 他们看到我就躲起来, 或者只是踢球, 或者没人说话。 2009年9月18日, 建设局出具调解书。我和婆婆在调解会上详细讨论了上述问题后, 会议上没有人关注。他们只是按照他们的形式行事, 他们不会谈论它。因此, 我和婆婆不得不请愿。当时, 姜堰市信访局的接待员态度很不好。看了我写的材料后, 他们不理会,

要我上诉。台州市信访局在我上访后给了我答复, 要求我拿到姜堰市信访局时, 交给了同一个接待员, 接待员根本不把回信当回事, 还用言语刺激我, 让我继续申诉。 9月24日, 我和婆婆去了江苏省信访局。在局里, 我们看到河南社区主任卢文斌等人在那里等着我们, 我们把我们写的材料寄到那里, 局工作的官员看了之后, 让他们回去给我们看相关的资料。文件, 好好谈谈。我们一开始并不想迈出这一步, 因为我们担心家里孤寡老人的大小便控制不好。
       想回来的时候, 因为婆婆晕车,

想坐火车回去, 但是陆主任和其他几个人不让, 硬要我们坐他们的车, 陆主任就送我们回家了.再加上晕车, 人在床上都憋不住了。我一整天都不在家。 88岁老人尿了一地, 孩子在楼上发烧。我没有时间处理这些。
       他回来告诉我, 市政府和建设局的领导正在等我谈拆迁的事情。
       他们说这是一个好时机, 所以我拿起纸和笔, 想快点谈谈。车子送到三水大道加油站旁边一家不知名的旅馆后, 我用同一辆车和另一个小区的雷姓人来我家说要签协议, 生病的妈妈公婆也被派到那里。我和三个去北京上访的人同时被关起来, 要我们去那里学习。我说我是来谈拆迁的。我让他们展示状态关的文件证明, 他确实说我是恶人, 我被体罚, 之后的日子是黑暗的日子。绑匪的行为。我们在一家不知名的酒店被关押了3天后, 他们说他们已经吃饱了, 把我们和三个上访者从北京转移到了润江酒店。直到第五天后半段, 婆婆吃了药挂了电话。水以后, 人还是不行。这时, 姜堰市人民医院的120救护车被叫来, 将老人送往医院抢救。第六天早上, 我被陆主任同车送回家。放下东西后, 我被要求上车去医院找婆婆。 , 等我赶到时, 信访局副局长张琳、镇政府工会、书记, 还有一个叫戴九的人都在医院里。当天病历被张副主任带走, 婆婆还在门诊吸氧。 .我回去后, 婆婆在小区里被吊在水上好几天, 我也被折磨得重伤。在我被拘留之后, 孤独的老人终于被卢主任送到了太宇疗养院, 这是有目的的。他于今年正月二十二日病逝。因为没人照顾他, 老人死得很惨。拘留期间, 信访局、巡警大队、姜堰镇、建设局和社区均参与。告诉我们什么时候签字, 什么时候回去!为了达到打劫打劫的目的,

我们回家后, 建设局继续编着执行判决书和强拆通知书, 陆续进出我家。我把他们的判决书, 给力拆迁通知连同我写的声明和抗议信以挂号信的形式寄回建设局, 然后我于2009年12月18日向有关部门发出挂号信起诉有关部门因为对我的房子造成了损害。当时, 江苏省省长、省委书记梁宝华, 江苏省建设局泰州市市长, 泰州市建设局, 姜堰市市长王仁政,

姜堰市建设局局长唐文林, 尚未回覆。 .我的家庭被摧毁了, 房子很有价值, 人的生命是无价的。所有这些事件都没有给我们孤儿、寡​​妇、母亲、无权无钱的家庭正义。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答复, 但在2011年8月3日, 拆迁公司和姜堰市人民法院的人员陆续来到我家, 发出了开庭通知。 8月9日通过法院非诉强制听证后得知, 江堰市城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向江堰市建设局申请拆迁许可时, 没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证或建设用地。计划。许可证, 无合法银行证明, 姜堰市建设局人密科6月10日发布的公告为姜宅许字[2009]19号, 而姜堰市建设局发证机关为拆许字(2009)第19号。 79、两个不相关的项目, 程序顺序颠倒,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规定唐文林既是公务员又是商人, 即姜堰市建设局局长、姜堰市建投和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这种官员在江苏省、台州市和姜堰市没有组织或政府吗?政府部门监督管理?他们无法无天, 8月9日的听证会, 8月10日的执行裁决下来。社会上像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有没有办法生存?我们是否必须献出生命和鲜血来维护我们的家园?曾经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很固执, 不能忍受这种只有在旧社会才会发生的事情。我是在社会主义国家长大的, 所以我心里始终有一个信念支撑着我, 那就是我发自内心的相信我们的党, 我们的强大祖国, 一个法制健全的以人为本的国家肯定会有权力部门监督管理。恳请以事实为依据, 以法律为准绳, 根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条例》590号令, 对我信中反映的事项一一核对,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合法的住房重新评估以证明视听的合理性。要求赔偿我家被非法拆迁时的损失,

以安抚在荒凉中离世的亲人。原告:凌红梅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