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的保健品巨头:华林总部空了,沧州传销顽疾难除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20日

       沧州报道, 知情人提着行李走出大门, 专用停车场空无一人, 南北两侧100米范围内的饭店和酒店全部关闭……1月18日, 《华夏时报》记者 ”在河北华林酸精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外面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就在20多天前, 这个地方堪比旅游胜地——每周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来这里“训练”, 周边的餐厅更是一片火爆。 “到了吃饭的时间, 我忙不过来, ”一位仍在营业的餐馆老板告诉记者。 保健品直销企业权健涉嫌传销被查后, 同行华林也纷纷效仿。 1月9日, 河南都市频道曝光了林算经平公司的虚假宣传和传销嫌疑。 随后四天, 华林酸吉坪河南商丘分公司被工商部门查封。 华林总部在沧州市下属县级市黄骅, 也有调查组。 1月15日, 由黄骅市政府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发布通知称, 初步认定河北华林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主要负责人及相关人员有 已被警方控制。 1月18日, 在华林总部大门北侧守卫的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该公司的具体情况和调查进展尚不清楚, 以联合调查组发布的消息为准。 截至22日发稿, 调查进展尚未更新。 各方撤回华林 对华林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但记录其辉煌历史的文章已经开始从互联网上消失。 记者发现, 1月17日检索到的与华林有关的3条新闻已从“黄华在线”下架, 详细记录刘德林个人成就的《河北华林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德林》一文无法 被显示。 华林公司官网17日至19日进行“系统维护升级”。 1月20日, 该网站恢复访问, 但记者发现, 频繁更新华林发展成果的“公司新闻”栏目已被清空。 与此同时, 华林总部的繁华也“下线”了。 1月18日, 记者看到华林总部外不时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 “人家是来拿被褥的。我以前在这里工作, 现在我把行李带回家了。” 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 “我在这里卖食物, 那里没有人, 所以我离开了, 我不知道具体情况。” 一名双手提着行李的女子走出华林大门时告诉记者。 记者还看到, 在华林门北侧, 华林酸吉平公司法人刘玉龙所拥有的沧州寿元大酒店的招牌也被拆除。 大厅里有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等部门的工作人员。 百米外的华林停车场一片寂静, 入口处的门房被锁死, 停车场内没有车辆。 与停车场相连的酸碱级DDS仪器配件市场空无一人, 所有的展位都被清空了。 记者还发现, 附近一家超市的招牌上印着“饰品批发零售”的字样, 而前面三个字却被黑色墨水覆盖。 记者问起原因, 超市老板说:“之前印错了。” 据澎湃新闻报道, 多位黄骅当地人证实, 华林总部假期从十二月底开始。 华林停车场附近的一位餐馆老板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忆, 自1月6日以来, 人数有所减少。“1月6日, 华林的那群人说, 他们在这里吃完饭就回家了。一名学生 山西来的人也说, 9号的年会可能没办法了。” 餐厅老板何告诉记者, 华林“出事”后, 生意难做, 店面营业额从每天1000左右下降到“100、80元”。
        “来吃饭的华林成员向我推荐了DDS理疗设备, 说只有优点没有缺点, 我本来打算过完年再去总部体验一下。” 根据联合侦查组1月15日公布的领导传销活动的调查进展, 华林公司主要负责人及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不过,

警方控制的名单尚未公布。 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要了解调查情况, 要关注联合调查组发布的信息。 前身是明星企业, “他家先烧锅炉, 后来研发紫花苜蓿, 开始做酸碱级等保健品。” 谈到华林的发展历史, 很多当地人都可以说一说。 据华林官网显示, 该集团拥有17家全资子公司和分公司。 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发现, 1994年注册的华林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华林创业的起点。
        《黄华在线》一文显示, 公司前身为市属企业无压锅炉厂, 时任董事为华林集团创始人刘德林。 1994年锅炉厂改制时, 刘德林买断企业产权, 将企业名称改为“华林”。 据接近黄骅市政府的人士透露,

锅炉厂改制是刘德林创业生涯中的一次重要经历。 2002年注册成立华林酸碱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林酸碱平公司”), 开始华林保健品业务。 多条公开资料显示, 刘德林在2003年非典期间研究了紫花苜蓿产品的深加工, 随后与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李建民取得联系, 研发出一种营养代谢酸 -碱平衡调节剂等十余种酸碱级产品。 在产品销售方面, 刘德林瞄准的是直销。 据2006年《黄华在线》发表的一篇文章, 刘德林认为, 传统的销售是不科学的, 必须学习国际先进的销售模式, “也就是直销”。 2015年, 华林酸碱平公司获得了商务部批准的《直销许可证》, 但其经营模式濒临违规。 一方面, 会员缴纳入会费加入并受益于线下发展的模式, 符合《直销管理规定》中“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不得交纳费用或代购商品”的《直销管理规定》。 成为直销商的条件” “直销商只能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规则。 另一方面, 华林的主要产品——酸碱平衡酶紫花苜蓿和DDS美容保健按摩器不在商务部直销系统登记的8个“直销产品”之列。 华林的产品也被曝出质量问题。 据媒体报道, 一名用户在使用 pH 级生物电 DDS 按摩器时被电死。 争议未能阻碍华林凯旋前进。 据直销网数据显示, 2016年, 华林酸碱级公司实现直销36亿元。 2017年, 这一数字增至39亿元, 比黄骅市同年财政收入高出5.8亿元。 同年, 华林大厦、华林大厦开工建设。 记者查询发现, 黄骅市政府2017年和2018年的工作报告中都提到了华林大厦作为“重点工程”和城市经济繁荣发展的体现。据澎湃新闻报道, 华林官网文章显示, 黄骅市委书记、市长等领导出席了华林大厦奠基仪式。 作为华林集团的创始人, 刘德林也拥有多项荣誉。 2006年, 农业部乡镇企业发展中心主办的《中国城乡桥梁》刊物发表了刘德林介绍的专题文章。 北京青年报、澎湃新闻援引公开信息称, 刘德林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被授予黄骅优秀企业家称号。记者注意到, 华林酸吉平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刘玉龙很少公开露面。 报告。 不少黄骅人告诉记者, 刘玉龙在当地的知名度远不及刘德林。 长期存在的传销问题并未消除。
        当地名企涉嫌传销, 名气平平的县级市黄骅跳入公众视野。 对于黄骅所在的沧州市来说, 屡屡传销活动也是多年难以摆脱的顽疾。 “从小到大, 报纸上几乎每个月都报道了多少传销团伙被打掉的消息, 每周我基本上都能看到被骗传销的人成功逃脱, 并被警察送回老家的消息。” 沧州范(化名)90后张某向记者回忆。 沧州一名陈姓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2017年他曾带过一名自称从传销中逃出来的乘客。 慌忙上车叫我开车去天津, 说他在传销组织里呆了半个月就跑了。
       ” 该中心创始人王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沧州是北派传销组织的聚集地之一。 “这和沧州靠近北京的地理位置有关, 传销人员线下发展的时候, 可以互相告诉对方我们离北京很近, 这样更容易获得他们的信任。” 据王明介绍, 沧州传销机构有水玲珑、蝶贝儿、盛美、美依美等。 卖空产品, 主要是利用欺骗手段线下发展,

对会员进行人身控制和心理洗脑。” 记者在《沧州晚报》官方微博搜索发现, 2018年, 该报共报道警方打击传销或解救传销受害者案件39起。据沧州晚报报道, 2017年8月13日, 沧州市全市开展打击非法传播活动4天时间, 4天内发现传销窝点346个, 疑似传销人员3705人。 彼时, 大学毕业生李文兴卷入“蝶贝雷”命案, 引发社会对非法传销的强烈关注。 在一些沧州人看来, 政府的宣传活动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沧州祁孟庄以西、太和石家社区以东的铁路沿线曾有传销窝点被淹。 1月18日, 一位路过这里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最夸张的时候, 在这条路上行驶时, 可以听到传销员在喊口号, 但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现象了。” 沧州当地媒体报道, 2018年6月, 沧州市新华区联合执法队在该区域整治清理了40个传销“教室”。 然而, 传销的阴霾并没有消失。 1月19日, 新华区九中中学前街多位居民告诉记者, 附近有传销嫌疑人居住。 “他们基本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有外地的男女口音, 每天早上6:00左右一起出去, 好像去上课一样。” “你仍然可以听到他们晚上在室内鼓掌。
       ” 这些人这几天都在和附近的中学生打架。”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记者在逗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观察到, 九中前街两边的小巷很多,

还有一个年轻的 男子站在两条胡同外, 一直没有离开。有居民猜测, “那是传销人员站在路口放风。”但记者无法确认其确切身份。14:00左右 19日,

记者向在千九街以西约1公里处巡逻的民警反映情况。民警坦言, 沧州传销窝点并不少见, 九中附近的居民也多次报案。” 如果没有非法拘禁或危及生命安全的证据, 我们通常只能进行遣散, 但传销人员可能会回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 对传销活动的打击一般分为两个层次。 “第一层是工商部门对普通传销活动的行政管理。第二层是刑事打击, 即依据刑法规定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直接或者 下线成员间接发展达到三级以上, 对30人以上传销活动的组织者进行打击。” 该人士表示, 传销组织普遍分散, 十几个人聚集为一个单位, 新成员往往对情况了解有限,

老成员大多不配合公安调查。 , 从而增加取证难度。 “如果不满足刑事案件的要求, 传销的处理会相对较轻。”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