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请你大方一点(没有批评之说,个人感觉比较中肯)(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23日

       每天下班的路上,

我都会感叹北京的交通如此拥挤, 生活环境如此糟糕。很少去想深层次的, 只是感叹:有的三环和四环的火车人满为患, 下车的时候人都快变形了。人们争先恐后地上下车的狼狈样子, 怎么可能还有一点京城市民的文明精神?针对这种情况, 为什么交通部门不能增加车辆出行次数?想了想, 政府部门肯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出台了很多补救措施, 但都是治标不治本。
       毋庸置疑, 北京的交通状况举世皆知。增加更多的车辆只会增加交通拥堵和交通堵塞的可能性。而这在最近几年不会改善, 只会愈演愈烈。为什么半天都解决不了, 为什么北京的房市还是那么紧张, 用一句话来形容北京的心理:别人怎么能睡在崩盘的一边!我是中国的首都, 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 我不否认我的世界十大污染城市的地位, 我不否认汽车多、污染多是高速发展的产物。没有人是完美的, 没有金子是赤脚的。这也说明我很坚强, 很有钱。就算我的身体坏了, 车流快要引起祖国心脏的心肌梗塞, 我也舍不得给周边地区一勺。在我的行政区域内, 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扩展。
       北京经济文化发达, 人才济济, 但毗邻的天津呢?河北呢?经济不景气, 人才就在门前?疏散人流和交通给他们, 给他们一些发展给他们一个机会, 给他们一勺, 好吗?众所周知, 京津冀经济圈的发展明显落后于珠三角和长三角。上海是经济强市, 周边江浙也变得富裕起来, 正辐射效应明显。上海也在这种地理环境、经济产业、政策建设的集体氛围下形成了一条连续的产业链, 正朝着国际化大都市的方向稳步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并没有让上海失去什么。相反, 上海在与周边城市的共同进步、互利共赢中获得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充分发挥经济发展的综合效益和互补效益。我想这与上海始终把集体利益放在首位, 个人利益放在次要地位有关。因为它明白, 在小环境可持续发展之前, 必须有大环境的平衡和稳定, 而考虑集体利益, 其实是为了保证自身目标的实现。在这方面, 上海可以说是有远见的, 不像一些城市目光短浅、闭门造车的“小农户”。请看下面这组数据: 2000年, 京津两市人均GDP分别为22460元和17993元,

均低得多。上海34547元;河北省人均GDP为7663元, 远低于广东、江苏、浙江的12885元、11773元和13461元。
       同期,

上海外贸进出口总额547亿元, 分别是北京、天津的2.3倍和3.2倍;上海利用外资比例为31.6%。亿元, 分别是北京和天津的1.9倍和2.7倍。经济发展差距由此可见一斑。为什么会这样?这没有道理!现在不是高度集中的平均发展时代。改革开放未能实现京津冀区域经济真正一体化, 不能说是三省(市)政府城市总体规划的失败。在资源方面, 京津冀三省(市)发展环境相同, 水、电、路网络相同, 自然和社会资源相同, 共同构成了城市体系。 .优势方面, 具有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知名度、地缘、产业优势, 具有全国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政策、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外部条件不再是问题, 那就是内部因素。三省(市)政府各自为政, 相互竞争, 相互设置壁垒。他们都把自己的“小家庭利益”放在首位, 将集体利益的区域经济置于次要地位。结果, 大鱼欺负小鱼。北京正在单方面增长, 而天津正在迅速衰落。有人预测, 20年后,

天津将被历史遗忘和淘汰。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天津还有能力成为直辖市。甚至还有一个笑话:本拉登和他的助手来中国进行城市检查, 选择了恐怖爆炸的城市, 然后来到了北京。奥萨马·本·拉登说“不”, 这座城市是一座古城, 等我以“皇帝”的身份在这里待几天的时候就会说出来。到了天津, 他的助理说:“就在这里!这地方又破又破。”本拉登惊讶地说:“嘿!谁比我快, 什么时候被炸了……”当时听到这个笑话, 我很想笑, 但是笑完之后, 有一种悲伤, 一只毛茸茸的凤凰不如一只鸡。从前, 英雄的谢幕是这样的。凄凉。虽然这只是一个夸张的玩笑, 但这个玩笑背后的深意却不得不让人深思……何况河北,

“河北的“小农经济”, 这不是一个人说的。河北是京津重要的经济资源区, 他们不断掠夺河北的资源, 但京津的工业种子不会在河北发芽和生长。河北的土壤。虽然地处环渤海地区的中心, 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两环区位优势(北京、天津), 虽然在1995年正式提出“两环开放战略”为河北省经济发展三大主题战略之一“十一五”规划 充分发挥京津区位优势, 广泛开展京津合作, 服务京津, 发展河北……推动京津冀融合发展”。哭泣的理由:同根生, 何必急于炒作!当然, 上面的想法还是有点极端的。作为环渤海经济的整体经济圈, 北京不禁表示, 它没有付出。天津和河北也不是没有牺牲和收获。有城市的地方, 就有经济和文化的交汇和交汇, 更何况是兄弟姐妹相依为命。但是, 这种情况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理想情况还有很大差距。
       有些原因是客观的 是的, 作为理由理差异、原有的计划经济遗留的差异、资源的差异等等, 这些都是无法实行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平等。但是有些原因造成的不平等因素就是可以在不断的磨合中解决和缓解的, 如三方的资源的互相掠夺;如没有目标没有规划的资源浪费和“自相残杀”, 如对自身小范围利益的过度追求和各自为营的局部战略……胜者为王, 倒下了的就很难立起来。于是我们看到了现在京津冀经济怪圈。
       正如市规划学家L互补、合理分工、共同发展。树立“发展周边就是发展自己”的理念, 高举打破“区域边界”的旗帜。当然, 这只是一种策略。能不能实现, 我们还要拭目以待。如果再过几年, 天津彻底从英雄榜上消失, 河北在城市群中更加贫困, 北京依然是世界十大污染城市,

水资源依然贫乏, 人居环境依然紧张和糟糕, 它的城市如果竞争力排名还在波动甚至持续下滑, 那么它离国际大都市的标准越来越远, 终有一天它再也无法承受首都。那个时候, 再怎么搬出中国历史, 也救不了!那只能说, 自私贪婪的北京, 你活该!

Copyright © 2010-2022 苏州华硕有限公司 suzhouhuashu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icalorienote.com)